耐候性涂料前景光明

外墙涂料用新型瓦克聚合物乳液集有机成分和矿物成分的独特性能于一身:PRIMIS® AF 1000具有出色的颜料稳定性,可使墙面色彩丰富,在超长时间内保持光彩,不易褪色,并且几乎不吸附粉尘。

在博格豪森工厂的露天风化测试设施中,涂覆后的测试板暴露于各种恶劣环境中,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瓦克技术人员定期检测不同色调对雨水和阳光的耐受能力。

20世纪,由于包豪斯风格大受欢迎,色彩开始慢慢淡出建筑领域。现代主义成为纯粹主义的代名词,白色因此大行其道。例如,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大约有4000幢“国际风格”的建筑物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市拔地而起,使这座城市成为广为人知的“白色之城”,并因此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但白色并没有完全占据主导地位,寺庙、宫殿、古希腊的神像和人类形象依然色彩斑斓——它们都用朱红、钴蓝和孔雀石绿等鲜艳的颜料点缀着。但在岁月的侵蚀中,这些斑斓的色彩只残留下了少许痕迹。正因如此,由天然石灰岩和大理石建造的希腊建筑和雕塑,其表面看似原本就是光秃秃的,好像未经任何涂饰。

然而,随着后现代建筑在20世纪80年代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建筑师鼓起勇气,去探索那些鲜艳的色彩。“在过去几十年中,色彩又重新回归建筑设计领域,”来自西班牙巴伦西亚理工大学的胡安·塞拉(Juan Serra)解释说。他对色彩在建筑行业中的使用进行了大量研究,并发表了许多研究成果。

正是因为建筑物需要具有丰富的色彩和表面特性,外墙涂料才得以成为一种设计元素,并决定单体建筑的外观和整个地区建筑群的形象。例如,当我们想到瑞典时,大多数人头脑中浮现的是红色木制建筑;在欧洲中部,巴洛克式结构因其明亮的色彩而显得与众不同;而在巴黎老城区,建筑物上则点缀着浅黄色和香槟色的抹灰。

不过,除了外观,外墙涂料也有其实用的一面——可用以保护建筑物免受冷热、雨水、冰雪和紫外线辐射等恶劣环境的侵蚀。瓦克开发的这款新型乳液可确保外墙色彩亮丽持久:“我们的新型PRIMIS® AF 1000乳液能够有效稳定涂层颜料,使外墙可以长期保持完好无损、外观迷人,”瓦克聚合物全球涂料市场经理Markus Busold博士说道。